当前位置: 中外美术网 > 资讯市场新闻

感到受挤压:听听中型画廊在香港巴塞尔的心声
信息来源:艺术国际 文章作者:网站编辑 发布时间:2018-04-06

在刚刚结束的香港巴塞尔艺博会上,来自北京的画廊墨斋(Ink Studio)售出了一幅郑重宾的作品,而这其实是参加了三届巴塞尔努力后的结果。这件画廊在2016年第一次参加巴塞尔艺博会时就遇到了这位以8.4万美元买下作品的匿名买家,“我们从那之后就一直和她保持联系,"画廊总监Chris Reynolds在香港巴塞尔艺博会期间向artnet新闻透露。

  对于很多中型画廊来说,这种长时间拉锯战的出售方式才是他们在巴塞尔艺博会上的真实经历,但这一点却因为香港巴塞尔首日屡屡爆出销售纪录而被人忽视。“人们都已经忘记了画廊主的身份除了找好艺术家帮他们卖出作品外,还要去寻找潜在的藏家把他们发展成自己的赞助人,"巴塞尔艺博会全球总监马克·斯皮格勒(Marc Spiegler)表示。

  墨斋在今年的表现已经相当不错。尽管在本届香港巴塞尔上,藏家们在购买决定方面都显得比较缓慢,但这家已经成立五年的画廊仍旧在艺博会第一天就收回了为本次艺博会投入的10万美元成本。

  不过,其它一些画廊在付出了高昂的参展费用后,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这里的竞争很厉害。一场艺博有248家画廊参加,然后还有许多来自全世界各地、中国的以及本土的行家们,"上海55画廊的鞠慧表示,他已经注意到了这些顶尖蓝筹画廊在艺博会中所获得超乎寻常的关注度和利润。他表示今年只带了一位中国艺术家于艾君的作品来香港,卖出了一些小型的足品。这位艺术家的创作特色是在回收的草图上画上大片黑色的颜料。但就和过去三年一样,这家画廊在今年也未能避免损失。

上海Gallery 55在“洞见"单元带来艺术家于艾君的作品。图片:© Art Basel

  确实,像Lévy Gorvy这样在巴塞尔上演一出以3500万美元卖出一幅威廉·德·库宁的惊天戏码也通常需要非常周详的前期准备,但那些规模较小的画廊也同样需要做不少相似的准备工作而且还不能确定有回报。即使小画廊真的卖出了作品,但由于作品的价格相对比较低,相应的回报也不会那么明显。随着有关西方画廊涌入香港的新闻层出不穷,一些长期在亚洲的经纪人则表示这股上升势头并没有给自己的画廊带来多大显著的提升效果。

  “我们其实一直都在挣扎,"台北画廊主黄其玟认为,她从2013年第一届香港巴塞尔艺博会开始时,就参加了每年的艺博会。“我的画廊是一家中型画廊。我们不是高古轩或是白立方这样的大画廊,但我们还是需要付同样的参展费,销售表现也只是比较正常。在展会结束后,我们还会保持一段时间的关注,有时候藏家会在一年后再来询问某位艺术家以及更多的信息。把作品带过去展会但没有卖出会让你的成本变得很高,但每年这个时候你就会把成本和预算放在一边了。"

  对于黄其玟来说,长期参加艺博会的目的更多的是针对艺术机构而非藏家。每年,她都会将自己的香港巴塞尔展位精心设计成一个展览,而非普通的艺博会为展位。这次,她带来了一场五人群展,以“欲望和过失"(Desire and Transgression)为策展主题。她希望这种方式能够长此以往地来平衡掉一些她为参加艺博会而付出的经济成本。

台北画廊主黄其玟带来的群展,艺术家包括:Chang Chao-Tang、Chien-Chi Chang、Yin-Ju Chen、Heidi Voet和Hung-Chih Peng。图片:© Art Basel

  来自马尼拉的画廊1335 Mabini 也抱有相似的观点。2016年,他们第一次参加了香港巴塞尔,未能实现盈利。但同样那一年,他们碰到了期待已久的香港M+美术馆的代表们,他们将在下周对画廊进行探访。

  “很明显,越来越多的美术馆人员开始出现在今年的艺博会上,"Chris Reynolds说,其中到访的美术馆包括洛杉矶郡立艺术博物馆、芝加哥Smart美术馆、纽约古根海姆美术馆、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以及M+美术馆。

  尽管这些重要的交流都发生在香港巴塞尔的展会现场之外,但还是有人认为这是吸引画廊参加艺博会的主要诱因之一——尽管这一好处并不能用销售量来衡量。“所以,衡量巴塞尔艺博会成功与否的唯一标准就是看画廊是否还会再次申请,"斯皮格勒说,“现在来看重复申请率是在95%-99%之间。"

在Kabinett单元,其玟画廊带来的余政达的《商店》(Store,2017)。一位香港私人收藏基金会买下了此作品。图片:courtesy of the gallery

  在准备再次申请香港巴塞尔的名单中就有55画廊的,尽管在过去三次参展经历中画廊都未能实现盈利。“你不可能期待着每做一次努力就会立刻就有什么回报或是收获一大笔钱。我们画廊的目的是希望能够推动艺术往更前沿的方向发展,而不是停在一个舒服的状态。希望在长期经营下,我们在展位和各个方面的投入能够让我们的艺术家被更多观众认识和收藏,或是有机会在美术馆亮相。"

  当被问及他打算在这场角逐中呆多久?“永远,"他回答道。“或者说只要我还能承受得起。我是个斗士。"

  2018年香港巴塞尔艺博会最终销售报告

2018年香港巴塞尔的展会现场,背景是Gilbert and George的作品。图片:Courtesy of Art Basel

  上周,似乎全球艺术圈聚集到了香港,于此同时,还有许多展览和拍卖会的同期举行。但不是每一个艺术经纪人都能够从扩张的亚洲市场获得同样的一杯羹。尤其,像一些中型画廊或者区域性画廊所报告的销售节奏明显慢于那些“财大气粗"的同行们。其中,豪瑟沃斯凭借其新开幕的香港空间,成为了豪门画廊中的代表。

  周一晚上,豪瑟沃斯的马克·布拉德福展览在新恒基大厦的空间里开幕,所有作品全部售罄。除了一件作品以外的全部作品都归属于了亚洲的机构和私人收藏家,包括上海龙美术馆。

  在艺博会的第一天,豪瑟沃斯公布了菲利普·加斯顿与田中敦子重要作品被售出的消息。许多当代艺术家的作品被出售给了亚洲收藏家:保罗·麦卡锡的黑色胡桃木雕塑以57.5万美元的价格卖出,松谷武判的作品售出了8.5万美元,两者都卖给了一个亚洲的基金会,同时拉希德·约翰逊的作品以21.5万美元卖给了香港的一个收藏基金会。

  本周晚些时候,豪瑟沃斯公布他们向一个亚洲基金会出售了一件罕见且重要的路易斯·布尔乔亚的《Cell》,价值数百万美元,同时也伴随着一系列她的其他作品的销售。豪瑟沃斯还以25万欧元出售了Subodh Gupta的作品、一件价值20万美元的松谷武判作品,以及一系列小尺幅作品,包括菲利达·巴洛8万英镑的作品和价值5万美元的马丁·克里德的油画。

  艺博会一些买卖可能早在艺博会开始之前就已经发生,而另一些交易有可能仅仅是“握手"成交,依然需要签订正式书面文件以及付款。特别需要注意的是,香港是一个所需销售时间比其他城市更长的地方。

  但是公布的价格本身还是值得信赖的。他们提供了一个当代艺术的横截面,关于每个艺术家个体在如今的艺术市场矩阵上所占有的地位(即使有些经纪人或夸大成交数字)。同时,一些艺术经纪人更倾向于告知一个价格范围或者“价格待询",从而来混淆真实的销售价格或者掩盖某个藏家比别的藏家受到的更多的价格优惠。

  下面是画廊们向artent新闻透露的在艺博会上一些重要的部分销售报告,我们根据作品媒介和价格进行了分类。

  绘画

George Condo,《Russian Girl》,2006。图片:Courtesy of Almine Rech

  55万-3500万美元:

  3500万美元:威廉·德·库宁(Willem de Kooning)的《无题 XII》(1975) ,Lévy Gorvy画廊

  240万美元:卢齐欧·封塔纳(Lucio Fontana),Tornabuoni Art

  150万-170万美元:Lee Ufan,《With Winds》(1987) ,Seoul-based Kukje画廊

  超过100万美元:George Condo,《Russian Girl》(2006),Almine Rech

  100万美元:Neo Rauch,《Der Türmer》(2017),卓纳画廊

  68.5万美元:Georg Baselitz,《1959 in Berlin》(2016),Galerie Thaddaeus Ropac

  65万美元:Robert Longo,《无题(Rose, November 22, 2017) 》, Galerie Thaddaeus Ropac

  61.5万美元:Hans Hartung一幅1988年的油画,Tornabuoni Art

  60万美元:A.R.Penck,《Standart-West KO》(1981),Michael Werner画廊

  每件60万:Michaël Borremans,《The Entrance》(2016)与Fire From the Sun (Two Figures),卓纳画廊

  60万美元:罗伯特·劳申伯格,《Wolf Wood(Urban Bourbon)》,佩斯画廊

  60万美元:Giorgiode Chirico,《Le Muse Inquietanti》(1951),Mazzoleni Gallery

  55万美元:Alex Katz,《Coca-Cola Girl 12》(2018),Thaddaeus Ropac

  10万-50万美元:

  每件50万美元:Pat Steir 6幅来自系列“For Hong Kong"的画作,Lévy Gorvy画廊

  40万美元:Oscar Murillo‘s diamundial de las aves migratorias (2017–18) ,卓纳画廊

  30万美元:张晓刚,《站在椅子上的男孩》(2017),佩斯画廊

  30万美元:Lisa Yuskavage,《Centaur》(2017),卓纳画廊

  25万-30万美元:Ha Chong-Hyun,《Conjunction 17-17》,Kukje Gallery

  25万美元:Sterling Ruby,《HEX》(2017),Sprüth Magers

  25万美元:李禹焕,《Dialogue》(2017),里森画廊

  22万美元:黄渊青的一幅画作,艺术门画廊

  21.5万美元: Rashid Johnson的一幅画作,豪瑟沃斯

  20万美元:Joyce Pensato,《Majestic Batman》(2017),Petzel

  17.5万美元:Robert Colescott,《2×4》,1977,Blum& Poe

  每件15万-20万美元:Hernan Bas的两幅画作,立木画廊

  14万美元:Jennifer Guidi,《All or Nothing》(2018),David Kordansky

  13.5万美元:Mary Corse,《无题 (Multiband with White Sides,Beveled)》 ,里森画廊

  15万美元: Rashid Johnson,《Untitled Broken Men》(2018),David Kordansky Gallery

  15万美元:Stanley Whitney,《The Big Easy》(2016),里森画廊

  10万美元以下:

  10万-30万美元:Frog King,《Fire Painting》(1979),10 Chancery Lane

  10万-15万美元:OSGEMEOS,《The history of the countryside》(2017),立木画廊

  10万-15万美元:Mary Corse,《无题(White,Black Band,Beveled)》(2017),立木画廊

  每件10万美元:Stanley Whitney,《无题》(2018)与《Fela》(2017),里森画廊

  10万美元:Joyce Pensato,《Black and White Mickey》(2018),里森画廊

  8.4万美元:郑重宾,墨斋画廊,北京

  8万美元:Tim Eitel,《White Walls》(2018),佩斯画廊

  7.5万-10万美元: Mr.的一幅作品,立木画廊

  每件7万美元:Sam Gilliam的数幅水彩,David Kordansky

  6万-6.5万美元:Kim Yong-Ik,《Damaged Utopia #17-2》,Kukje Gallery

  5万美元:Prabhavathi Meppayil,《thirty three eighteen》(2018),佩斯画廊

  4万美元:Chloe Wise,《What to do with all this future?》(2017),Almine Rech

  4万美元:John McAllister,《 Alignments Astral Often》(2017),Wentrup Gallery

  每件3.5万美元:两幅Will Boone的2018年作品,David Kordansky

  3万美元:一幅Mihai Olos的作品,Galeria Plan B

  2.2万美元:Nathanial Mary Quinn,《Bad》(2018),Almine Rech

  雕塑和装置

Manish Nai,《无题》,2017。图片:Kavi Gupta画廊

  超过1百万美元:Anish Kapoor,《Mirror(Red to Purple)》与《Glisten(Oriental Blue to Purple to Laser Red)》 , 2017,里森画廊

  80万美元:Fernando Botero,《Ballerina》(2015),Galerie Gmurzynska

  59万美元:James Turrell,《Elliptical Glass:KEPLER 62f 》(2017),Galería OMR

  57.5万千美元:一件Paul McCarthy的雕塑,豪瑟沃斯

  每件55万美元:数件奈良美智的 instagram糖果雕塑《Your Puppy》,Blum & Poe

  25万美元:Jeppe Hein,《One Two Three》, König Galerie

  15万美元:Isamu Noguchi,《Pylon》 (1959–81) ,佩斯画廊

  15万美元:Daniel Buren,《Prisms and Mirrors》, 2016/2017,圣保罗双年展(2017),Galeria Nara Roesler

  15万美元:毕加索的小件陶瓷作品《Tête de faune》(1947),Almine Rech

  15万美元:Joel Shapiro,《Untitled(Blue)》(2011) ,Paul Kasmin Gallery

  14万美元: Arcangelo Sassolino ,艺术门画廊

  每件12.3万-16万美元:3件Alberto Biasi的作品,Tornabuoni Art Gallery

  9.8万美元: Alicja Kwade,《Gravitas(Revolution)》,König Galerie

  9.8万美元:宋冬,《Rectangular Window No.5》,来自 “Usefulness of Uselessness" ,佩斯画廊

  9.5万美元:Kathryn Andrews,《Triple Candy》(2018),David Kordansky

  7.5万-9.5万美元:Manish Nai的雕塑,Kavi Gupta

  8.5万美元:Evan Holloway,《Quiet Crowd》(2017) ,David Kordansky

  5.4万美元:Betty Woodman,《Vase Upon Vase:Bella》(2011–12),David Kordansky

  5万美元:Jeppe Hein,《THIS IS MAGIC》, König Galerie

  每件5万-7.5万美元:2件Do Ho Suh的雕塑,立木画廊

  5万美元:Calvin Marcus,《Green Calvin》, David Kordansky

  4.5万美元:Kaari Upson,《MMDP (nail biting)》(2016),Sprüth Magers

  4.4万美元:Nevin Aladag,《Jali Arrow》,Wentrup

  每件4万-9万美元: Yoan Capote两件作品,Ben Brown Fine Arts

  4万美元:Ricky Swallow,《Standing Sculpture(with rope)#6》,David Kordansky Gallery

  3万美元:Erwin Wurm,《One Minute Sculpture(Organisation of Love)》,König Galerie、立木画廊、Galerie Thaddaeus Ropac

  1.24万-5万美元: Max Hooper Schneider的两幅作品,High Art,巴黎

  7千-1万美元:Philipp Timisch,《 “Fool me once, Fool me twice…" 》,Emanuel Layr Gallery

  5千-5万美元:Wu Chi-Tsung,《Wire V》(2017),Galerie du Monde

  纸上作品与摄影

马克·夏卡尔,《Le paysage d'hiver 》,1971。图片:Courtesy of Galleria d'Arte Maggiore

  超过150万美元:马克·夏卡尔,《Le paysage d'hiver 》(c. 1960–71),Galleria d'Arte Maggiore

  75万美元:奈良美智,《In the White Room》,2003 ,佩斯画廊

  40万美元:芭芭拉·克鲁格,《无题(The latest version of the truth)》(2018)at Sprüth Magers

  32.5万美元:奈良美智,《The Little Pilot》 ,Blum & Poe

  9.5万美元:Jonas Wood,《Still Life with Kusaka,Takamori,and Frimkessat》,David Kordansky

  5.5万美元:Vik Muniz,《Repro:Hermitage Museum(The Goldfish, after Matisse)》(2016),Galeria Nara Roesler

  5万-8万美元:奈良美智的多幅纸上作品,Blum & Poe

  5万美元:郑重宾、冰逸、杨诘苍,墨斋画廊

  每件4万-4.5万美元:Marilyn Minter的两幅摄影,《Target》与《Last Sleepy Angel》,2017,立木画廊

  每件3.1万: Dinh Q. Lê的3幅作品,10号赞善里画廊

  每件5千-5万美元:Wu Chi-Tsung2幅作品,Galeriedu Monde

感到受挤压:听听中型画廊在香港巴塞尔的心声

 
  编辑推荐
·今年艺术品春拍收槌:市场回暖尚
  精选图片
  信息排行
2011年艺术巴塞尔前瞻
四川艺术品拍卖:一场望得见的春
文化保税区调查:艺术市场的原罪
木版水印:画家是画在纸上,我们
《毕业生》中央美术学院摄影专业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之夜” 彰
中国独有画种:农民画 见证大跃
艺博会报告一:全球化野心本土化
群雄逐鹿,未知鹿死谁手——2012
ZHONG GALLERY 中资画廊在欧洲生
关于我们    |   美术家百科入驻    |   联系我们(总部)    |   各地分站    |   版权及申明

版权所有©2008-2018 中外视觉艺术院丨中外美术网丨最佳分辨率1024x768   
Copyright©2008-2018 WWW.CCAAB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000550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