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外美术网 > 中外聚焦

在春天里,再看一次梵高
信息来源:艺术中国 文章作者:乔绮曼 发布时间:2021-03-03

 

 《春日花园》1884丨梵高(荷)布面油画

春天,在梵高的作品中是一个重要的命题,贯穿了其创作生涯的始终,也见证了他在不同时期创作手法的变化。从早期的沉闷抑郁的灰暗色系到后期亮丽饱满的色调,春天在其笔下的形态也在随之改变。梵高在春季创作出了大量作品,不仅为我们记录下春天稍纵即逝的美,更透过他充满张力的笔触,传达着不同境遇下他复杂的内心。

梵高的《春日花园》是其早期的一幅作品,是1884年5月梵高在他父亲当时供职的教堂所在地——靠近荷兰布拉班特省埃因霍温的一个小镇纽南居住时画的。

不同于梵高1886年到达巴黎后,调色板开始被印象派点“亮”而形成的那些耀眼作品,1880年-1886年期间梵高创作的大多数作品都是暗调的,这个时期梵高深受生活的压迫,担任过多种职位,但是却一事无成。《春日花园》正是创作于这个时期,因而可以通过整个画面里深沉郁暗的色调、苦涩滞重的笔触感受到画家此时的沉重的心情,画中北方乡村凋敝的景象和人在宗教天空下压抑的感受,是典型的梵高纽南时期风格。

《春日花园》局部

画面上,饱受冬日摧残的树桩、扭曲的未被修剪的灌木枝条、枯黄的草叶、树根旁新出土的嫩芽……画家充满耐心、不知疲倦地刻画木桩的每一道纹理、树叶的每一涡卷曲、每一缕穿透乌云的阳光、氤氲空气流动的质感……他看起来用上了曾向提奥提及的“从煤中提取的褐色颜料与沥青”,从而使画面色彩显得丰沛、浓郁。

《春日花园》局部 图片来源于辛格·拉仁博物馆(Singer Laren)官网

《春日花园》局部 图片来源于辛格·拉仁博物馆(Singer Laren)官网

然而令人惋惜的是,这幅体现着梵高早期创作特点的画作,却在在梵高的167周年诞辰这天被盗,小偷在梵高生日这天偷走《春日花园》,增加了《春日花园》这一作品的艺术性与传奇性。

《春日花园》局部

塞纳河系列画作是梵高在1886年和1887年期间的主要作品,在这一时期,梵高的绘画从深沉的暗色调和取材严肃的主题过渡到更欢快的明亮色调的主题上。

《春季垂钓》1887丨梵高(荷)布面油画

《春季垂钓》创作于1887年春季,是梵高去了巴黎后接触印象派后画的前期作品,所以颜色还没有后期那么鲜亮,但已经看出在把之前那种褐色,土色的习惯抛掉,把简单的形态画的生动。

《春季垂钓》局部

梵高一直是个激烈浓重的人,但是他的画里却有着一种不同的世界。 塞纳河是巴黎商业、旅游及娱乐生活中心的一部分,梵高便努力地在繁华的城市生活中捕捉自然气息,并把它们表现在绘画里,此刻的春天是梵高躁动的艺术心灵里的一泓宁静。

《春季垂钓》局部

1888年的早春2月,在厌倦了巴黎的社交生活后,35岁的梵高从巴黎来到法国南部的小城阿尔勒。那里猛烈的阳光、刺眼的麦田、夺目的葵花,一种灵肉的契合油然而生,梵高长期积蓄于心底深处的灵感如火山般喷发,奔放而疯狂地运用强烈而明亮色调,他似乎想要在这个春天重新地认识“生命”。

《盛开的桃花》就是创作在这个时期,这幅看似赞扬春天生机的风景写生,其实也是为了纪念他去世的表兄即他的老师安东·莫夫而画的作品。

 《盛开的桃花》1888丨梵高(荷)布面油画

在给提奥的信中,梵高写道:"我把画架摆在果树园里,在室外光下画了一幅油画——淡紫色的耕地,一道芦苇篱笆,两株玫瑰红色的桃树,衬着一片明快的蓝色与白色的天空。这大概是我所画的最好的一幅风景画。”梵高这幅画背后的书信写到:“只要活人还活着,死去的人总还是会活着。”

在这幅画中,画面中央主体是两株怒放的桃树,大地在彤云密布的暖和阳光下,反射炽烈的光。桃花绽开得那么旺盛,使人惊喜若狂。两棵桃树干,枝挺姿健,妖娆可爱,整个画面线条简单鲜明,光影处理得恰当好处。

 《盛开的桃花》局部

桃树所展现的旺盛生命力,被画家那强有力而又十分激动的笔触表现得极其饱满。梵高恣意夸张地挥洒着夺目的颜色,让人透过画面就能感受到春天的气息和大自然的震撼,也昭示了他如火般地热爱生活崇尚生命的狂热。

除了桃花外,梵高还创作了多幅关于杏花的画作。杏花是春天最早开放的花朵,梵高在给高更的信中便提到了杏花,“天气虽然寒冷,但杏枝还是开花了。”在梵高心中,即使天气严寒,但美丽还是会该绽放就绽放。

《春日杯中杏花开》1888丨梵高(荷)布面油画

画作《春日杯中杏花开》是梵高创作于1888年3月初的一幅油画,现存于阿姆斯特丹的梵高美术馆。该画作的知名度虽不及1890年创作的《盛开的杏花》,但仍然可以感受到这春天里温柔的花朵,那铮铮向上的生命力。

《盛开的杏花》1890丨梵高(荷)布面油画

《盛开的杏花》和《春日杯中杏花开》虽然都以杏花为题,但传达出的精神却是截然不同的,梵高在《盛开的杏花》中表现出惊人的平静,但在《春日杯中杏花开》中却极力渲染出梵高独有的那种原始的、蓬勃的热忱。

当鲜花被梵高安插在容器里,或杯子,或瓶子,掺着孤独,和着柔情,线条与色彩都有了深意。《春日杯中杏花开》油画中所描绘的是开放的杏花,并不浓烈的花朵表现出了一种清新淡雅又不柔弱骨子透出坚毅。黄灰调子看似平静,但通过那一道红色的线可以看出画家心中难以掩饰的激情。

《奥维尔绿色的麦田》1890丨梵高(荷)布面油画

《奥维尔绿色的麦田》创作于1890年5月,是梵高在最后时光中所绘之作。在这幅画中,梵高摒弃了先前的乡村石墙,木制推车,高大树木以及乡村建筑等题材,取而代之的是飘动的云朵以及高耸的绿草。原先充满活力的暖色,此时被绿色和蓝色的冷色调所取代,与《白衣女孩》一起代表了多产的奥维尔时期。

《奥维尔绿色的麦田》局部

《奥维尔绿色的麦田》画中没有小镇标志的古堡,也没有人物和动物,唯有的生物就是植物,一片绿色的麦田,还有一条田间的小径,小径仿佛玉带般流动的河水,让人感受到水流欢快的节奏,像是流经小镇的瓦兹河。

《奥维尔绿色的麦田》局部

一阵风来,卷云涌动,推麦成浪。画中除了麦田,草地,道路和天空之外,再没有清晰具象可形容的,只是风中的一切,茂密繁杂。画中三分之二的区域都被绿色和蓝色覆盖,并点缀有金灿灿的黄色花朵,使整幅画都充满了清新柔和的色调。原先在南方那种充满活力的热色,此时,被绿色和蓝色的冷色调所取代,但观者依然可感受到充沛的精力。

《奥维尔绿色的麦田》局部

梵高作品总是充满活力,即使身世悲惨坎坷,但仍让人感到熠熠生辉蓬勃旺盛的生命感。梵高的春天和其它人所绘的生机盎然的春天不同,在他的笔下的春有着更复杂的张力,既能感受到他的痛苦扭曲,但又能体会到他对生命的无限渴求, 让人相信在春天里,即使身陷囹圄但一切仍充满希冀。

在春天里,再看一次梵高

 
  编辑推荐
·在春天里,再看一次梵高
·丹尼斯:与团队MaDenart的创新才
·中国私人美术馆自我造血仍难行
·比利时艺术家指责叶永青抄袭,叶
·当艺术介入乡村——中国乡村在地
·以蒂勃·柯瑟努斯为例,看匈牙利
·自由港——最大的无人参观的博物
·西安2017中国当代艺术研讨会引发
·空降八爪鱼:城市中的充气雕塑
·首届亚洲双年展暨第五届广州三年
  精选图片
  信息排行
为什么“搜索”未来力量?
毕加索:从“被蔑视”到“时代伟
九成艺术品裸奔 8亿多蛋糕无人敢
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一位艺术
范曾臭骂黄永玉:蝜蝂外传——为
广州美术学院设计学院院长童慧明
VOGUE五周年精粹展,盛大开幕
胡介鸣: 一分钟的一百年
法国艺术品“股市”以开张
宋庄艺术节:三火烧木 毁 还是三
关于我们    |   美术家百科入驻    |   联系我们(总部)    |   各地分站    |   版权及申明

版权所有©2009-2020 北京中外视觉艺术院丨中外美术网丨最佳分辨率1024x768   
Copyright©2008-2018 WWW.CCAAB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000550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