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外美术网 > 学术学术对话

马丹专访:走向虚幻世界的背影
信息来源:中外美术网 文章作者:网站编辑 发布时间:2012-10-24



艺术家 马丹

    “当我们作为一个社会人而存在的时候,我们注定成不了一匹白马、一个牧羊女、一棵桉树。我们的内心是分裂的,现实和理想的冲突,本我和超我的冲突。高原上的阳光能抚慰我们,但拯救不了我们。”——毛旭辉

   1.在云南特殊的地理环境和人文背景下云南的艺术家中理性、严谨的不多,偏向抒情、自由的性格。“1.生命状态和自然意识比较突出,这里面就包含着生命的冲动、浪漫主义、诗意及魔幻现实主义的色彩,在80年代其创作普遍具有表现主义和超现实主义及原始主义的倾向。

   2.受观念艺术和理性思维的影响较小,于是架上绘画的阵容一直很強大。

   3.这个地区特有的人文传统即多民族共居的多元文化生态和高原复杂多样的地理和气候条件始终影响着艺术家的人格和精神,这种外部条件让艺术家更具有独立和自由的状态。在云南即使在80后一代人的创作里,受市场和潮流的影响都很少。”之前我们的交流中毛旭辉对西南的艺术家有这样的概括,但随着时代的变迁,西南艺术家的绘画也在发生变化。在土生土长的云南70后、80后艺术家中仍然保留着云南地理文化特有的逻辑,但同时又有个人化的语言风格。

   80后女画家马丹的老师就是毛旭辉,在老师的眼中是这样看的:“女画家马丹就来自这里。她绘画的对象和灵感也来自圭山和她夜晚的梦,但她把圭山和梦境都童话了,凡是有趣的童话都是美丽而纯洁的。马丹在她的“故事”里塑造了一个胖胖的天真无邪的女孩,黑黑的短发,穿着大红衣裙,正是由她把我们带进一个又一个梦境般的画面。那里有红土地上的向日葵、甲壳虫和在阳光下劳动的人,那些宽大肥硕的植物让我们想起法国人卢梭(Henri Rousseau 1844-1910)创造的幻想世界。在所有原始派画家的目光里,世界一直保持在符合幻想的状态。天真是这类画家的天性,艺术是保留和弘扬这种天性的最好方式,现实的嘈杂被轻易地抹去了,它们是不能带进绘画中来的,艺术的王国只培育单纯和宁静的事物。”

   马丹作品中常常出现的卡通样的瓢虫和红裙子小女孩的背影,她或者走向一片金灿灿的向日葵田,或走进油绿的丛林,往往给观者留下纯净、美好的印象。马丹生活在彩云之南的这块丰厚的土地上,对自然的观察和想象,使她的画面给人以清冽印象,又带着扑面而来的清新气质。显然不仅仅是个人对语言的锤炼和探索,还有老师如何带入的影响。“毛旭辉老师的教学方法非常灵活,很重视学生的个性的发展和对语言的探索。没有毛老师这样的一种教学方式的鼓励,就没有我后来的作品面貌了。”马丹面对雅昌艺术网采访时由衷的讲到。最近在对画空间画廊的新作展虽然延续了以往作品中的所有因素,但作品随着也越来越沉稳含蓄、细腻了。在马丹自己看来作品有哪些变化和发展?在她的绘画过程中又受到那些影响?父母如何看自己孩子的艺术道路?雅昌艺术网就这些疑问采访了马丹。

{nextpage}

  被采访人:艺术家 马丹

   采访者:雅昌艺术网画廊频道主编 裴刚

   作品的变化

   雅昌艺术网:这次展览的作品仍然延续了你以往作品的风格?作品的变化有哪些?

   马丹:大的方面没有什么改变,但主观的想法更多一些,在构思和构图上自由放松了许多。更多关于一些个人体验的微妙感受也慢慢的用绘画的方式表达的得更细腻,提炼得更充分,我觉得这个是画画过程中不断会得到提高的地方。在绘画技法方面也有所提高,比如,色彩在画面中比之前更稳,画面更加完整。

   雅昌艺术网:怎么理解这个“稳”呢?

   马丹:同之前相比色彩的表现可能没那么“躁”,很多颜色不够“和谐”,现在画面的把控能力要自信得多,这样的自信是画面中许多想法的自由表达的铺垫。这些小细节的变化对我来讲就是在绘画过程中最大乐趣所在。

   雅昌艺术网:是否会有刚开始画了一种类型,或者这种想法刚开始的时候会画得比较生猛,但是味道很足,之后画得越来越熟练之后,锐利的东西慢慢弱了,你有这种担心吗?

   马丹:还好,我说的稳是在色彩对比方面,之前虽然对比是很强烈,会稍微感觉色彩不够沉得下来,现在这种沉得下来的稳是不会出现把锐气给磨掉的状况,它们是不冲突的。

   雅昌艺术网:因为我看有一些文章说到跟现实或者是跟时代的虚拟化有关系,我倒不这样看,可能正是信息的不发达古人比我们今天的人更有想象的空间或者更丰富,如果说“虚拟”,庄子的神游,古代神话、寓言,包括古代的壁画、宗教壁画、画像砖已经呈现了很多。我认为你的作品还是来源于地理环境因素的影响。云南的自然环境\生态或者是人文生态,起到重要的作用,你怎么看?

   马丹:我觉得文章中他所说的“虚拟”是建立在一种非具象的客体上面,比如对回忆的自我加工、臆想和对现实逃避后出现的虚幻图像,我所描绘的东西不是那么具象,也有逃避现实的嫌疑,所以会被归为“虚拟”。在我的创作当中,确实是受到云南自然环境、人文环境的很大影响。我所画的两个主题里边“大自然”和“空间”,大自然系列的作品肯定是得依附在我所生活的自然环境才会有所创作的,尤其是云南的晴日朗朗,色彩艳丽,植物繁多,都是我的绘画对象,表达的出口。云南的人文生态则允许我们可以不理性,幻想漫天飞,浪漫或诗情。这些关于云南的一切,都是我创作的依托。


{nextpage}

  地理、人文环境的影响

   雅昌艺术网:云南的家乡环境是怎么样的?如你画面中所画的吗?

   马丹:我所画的自然景象都来源于云南,但对于自然可能每个人诠释出来会不一样,个体感受差异性很大,也许你看到的云南和我画的云南会特别不一样,我们同样是生活在一个地方的其他艺术家们可能会用灰色调诠释出来,不是如我所画的调子那么响亮,他们也有可能是用更夸张自我处理手法来变现得更神秘或是更安宁,各有各的理解。但是植物、红土、蓝天这些云南元素是必然的。

   雅昌艺术网:另外一个角度看,因为你是八十年代生人,其实画面呈现出来的孩子也好或者是整个环境也好更像一个童话的世界,是不是跟你过去阅读的经历有关系?童年成为记忆,你的经验各方面都在变化。

   马丹:其实我自己是没有觉察到我是处于一种“童话”的状态里边画画,后来很多人有这样的看法我才反应过来,这也许是自我内心所向往的状态,在一种无意识中的突显才越发真实可贵。一路走来,我觉得自己应该找寻一种很放松、自由的方式来表达,无意中就用这样的方式寻找到我自己的语言,就是你所说的童话的方式诠释自己,一直也用这种方式延续着表达,能在放松的状态下把一些自我体验和感受表现出来也是一种幸福状态。当然随着经验各方面的变化,自觉意识也随之变化,不过我用“童话”这一方式呈现的表达方式也会随之深入,丰富。

   雅昌艺术网:作为80后的艺术家,你觉得和你所处的环境的关系大吗?西南、四川的很多年轻艺术家都在画比如说卡通这样风格的作品,你觉得你和这种环境有关系吗?

   马丹:我是以很平常的心态看这个问题,因为从小到大,从我们开始看电视时就没有避免过卡通,我也没有刻意地要做一些卡通的画面出来,但是可能自己的一些潜意识里边已经被灌输进去这些东西,就不自然而然表现出来一些跟卡通联系的东西。要说卡通跟80后有很大联系可能也不见得,像我生活的在云南的朋友,也是80后的青年艺术家,他们的画面感觉和卡通联系不大,没有那么直接,在我看到的一些青年艺术家的作品里边,像四川可能会稍微多一些。所以我觉得这个也不是那么绝对的,要看成长的环境和性格各方面来看他和卡通的联系。


{nextpage}

   性格与绘画方法

   雅昌艺术网:在生活中你是更外向一点还是内向一点?

   马丹:偏内向,平时与朋友相处都还好,但是我更多时候还是比较喜欢安静的那种类型。

   雅昌艺术网:你与自然的交流或者怎么样是完全的想象还是你经常会出去写生?

   马丹:经常会出去写生的,比如说很多元素可能画久了之后会有麻木的感觉,就经常出去对着一些具体的事物写生,可能写生回来就会对一些新的东西把握的更透彻,还是需要经常吸收一些新的养分进去才会更有活力。

   雅昌艺术网:在你写生的过程中有没有一些有意思的事情,会有一些东西有感触?

   马丹:有趣的事情还是蛮多的,具体也不太好说,面对大自然的时候感情会特别复杂。

   雅昌艺术网:因为昆明那边一年四季都是温度差不多,四季不是很分明,你长时间面对这样一种风景,你会不会有单调的这种感觉?

   马丹:所以经常要出去找一些新鲜事物来刺激自己。

   雅昌艺术网:有没有想过去其他不同的地方?

   马丹:有,比如今年年初就去了一趟西双版纳的村寨里边看,很多植物就给了我一些新的启发,云南这边还是有很多东西值得我自己来吸取、借鉴、去研究、找到我自己的兴趣点,把它转化成一些新的创造力。

   雅昌艺术网:云南这块地方还是没有画够?

   马丹:肯定的,对云南有很深的感情,毕竟在这边长大的,很多东西再过几年或者过了很久回去再看又是另外一种感觉,表现出来也是另外一种感受,这个就是绘画的魅力所在。

   创作方式与交流

   雅昌艺术网:你还是挺享受用笔在画布上涂写的方式?

   马丹:很喜欢这种方式。

   雅昌艺术网:没有尝试以其他的媒介、材料来创作?

   马丹:我应该也会尝试,只是现在没有寻找到什么更好的方式去表达一些想法。我觉得这些东西可能之后会慢慢探索和尝试一些的。


{nextpage}

   雅昌艺术网:你们和一起画画的朋友交流的多吗?

   马丹:多,比如出去写生或互相串门就经常会有交流,彼此欣赏一下大家在写生中的不同表现方式或是彼此看看对方的新作品,然后互相提些自己的看法。比如谁对画面中某块颜色很赞赏或是对什么的表达很到位,也或者哪些不如过去的好,这些都会说,因为这边画画的人还是蛮多的,都经常会交流。

   雅昌艺术网:在这种交流中,你觉得在你每个阶段这种交流是变得越来越重要还是因为你的风格越来越稳定,自我意识或者是个人化的东西越来越强,就不需要了?

   马丹:这种交流是会很重要,但是对我的影响大小不一定,可能某一阶段我对自己产生质疑的时候别人给我的意见对我来说就会非常有影响,如果说我对那一阶段很肯定,可能听了之后我消化不了,那还是得按照我的方式来走。意见还是蛮重要的。

   父母的态度

   雅昌艺术网:父母怎么看你的画?

   马丹:我父母不太了解我的画。

   雅昌艺术网:他们不看、不好奇吗?

   马丹:他们挺好奇,但是理解起来还是有问题,我觉得还是有代沟,尤其是我父母都住在县级城市,对这方面的接触基本为零,从我一开始上美术院校他们就特别不理解。到现在为止他们可能觉得我找到我自己的生活方式,过得开心就行了,也就不太会去干涉我的一些想法。

   雅昌艺术网:之前到现在其实是有转变的,觉得放心了?

   马丹:放心,反正我已经坚持了那么久。


{nextpage}

  雅昌艺术网:你没有和父母离得很近住?

   马丹:有点距离,他们住在离昆明有300公里左右的城市。

   雅昌艺术网:我跟80后的艺术家聊的时候经常会碰到这样的话题。

   马丹:经常有这种状况出现?我以为只是我。

   雅昌艺术网:包括有一些父母对孩子的作品还是很在乎的,因为毕竟花了很大的心血去培养孩子,他的作品确是那样让他不理解或者是很失望,他们会跟自己的孩子交流这个事。

   马丹:我母亲也跟我交流过一些,但是要求他们理解得很透彻是不可能的,毕竟价值观还有生活方式和状态差很多。让他们知道现在我做自己喜欢的事很开心,不用担心就行,通过更多的时间跟他们沟通后可能会更好一些。

   结语

   在马丹的作品中总会出现一个小女孩的背影,稚嫩、清新走向未知的远方。在马丹看来是一种逃避现实生活中的灰色和负面的影响,她在偶然的机会画出这个小女孩的背影,如同寻找到远离现实,走向内心向往的那个虚幻的自我。奔向充满阳光的美丽世界。

 

 
  编辑推荐
·高鹏:回归与未来
·李然: 箭与靶——超越媒介的差
·巫鸿:中国美术对人类美术史做出
·行访山水 追嗅墨香——访画家汤
·超越观念的界限——王智远访谈
·【TANC专访】与巴塞尔艺术展总监
  精选图片
  信息排行
王庆松:我的态度就是我的作品
走近吴冠中---吴冠中谈话录:远
关于中国画的基本理念及现状——
走近吴冠中---吴冠中访谈录
方力钧:像野狗一样生存
马丹专访:走向虚幻世界的背影
黄晓华:非赢利空间最缺乏政策法
冯斌访谈:从水墨出发
尚扬:艺术是我一生最聪明的选择
南溪、冀少峰、郑荔三人谈
关于我们    |   美术家百科入驻    |   联系我们(总部)    |   各地分站    |   版权及申明

版权所有©2008-2018 中外视觉艺术院丨中外美术网丨最佳分辨率1024x768   
Copyright©2008-2018 WWW.CCAAB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000550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