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外美术网 > 教育教师风采

江山自雄丽 万里一毫端
信息来源:中外美术网 文章作者:网站编辑 发布时间:2010-12-24

“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绿林好汉、侠客英雄是我们这个时代淡出视线,逐渐消失,但在每个人心底却渴望涌现的群类……。鹿林虽然不是绿林,但是了解鹿林却要从他的传奇故事开始。艺术是作用于心灵的,本应体现为一种生活态度,作品只是艺术家随手拈来的细枝末梢罢了。
 

  “帮无道,福且贵也,耻也。”孔子之曰,在我们这个时代,愈发显得迂腐,举手下跪不用逼,聪明的人们欢呼雀跃谋求着蝇头小利。的确,我们离奥威尔的《一九八四》有些远了,但伯兹曼的《娱乐至死》却离我们越来越近!当我们不成为公民时,作为非人,研究艺术本体论是滑稽荒谬的。当我们把自己当人时,天地之间,唯我独尊,我是我的唯一。野花芦苇,我们也许几辈子都不会关注,但它们也有它们的思想,哪怕我们戴着镣铐跳舞,我们也会表达我们内心的追求。


 

  鹿林总是不按规矩出牌,最近秀着新词,说要“闭关”,也就是说要“清零”,名词定义属于抽象概念,是学究们餐后的牙签,总之,他辜负众望,筹备着拐进乡间小道。艺术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不需要交流的,下自成蹊或门可罗雀与他无关,凭此点,我向老鹿露出拇指,他不是葛朗台!他曾戏言,别人来买画,酒酣时,觉得朋友间怎么能收钱?!酒醒处,画没了,钱也没了。


 

  鹿林不是匠人,虽然画可沽酒,可养家,但他没把作画当做手艺。喝着小酒,高古的画面却无酒肉之气,口无遮拦,鲜艳夺目的大嘴却言说着悲悯。读懂他的人,也就读懂了他的画,高山流水拨动的是心弦,研究它的节奏

 
  编辑推荐
·高士明:艺术学院研创之我见(下
·草间弥生 增殖的魔幻
  精选图片
  信息排行
永远面对一张白纸――《张雷平画
草间弥生 增殖的魔幻
变革中的中国近现代水墨
都市观山――《郑伯萍画册》序
青年导师形象之变
堕入绚丽的乡愁――读杨笛的《阿
放歌行
让青春文学融入城市人文精神建设
江山自雄丽 万里一毫端
英式策略:英国当代艺术产业报告
关于我们    |   美术家百科入驻    |   联系我们(总部)    |   各地分站    |   版权及申明

版权所有 2008-2017 中外美术网丨CCAABB.COM 最佳分辨率1024x768   
Copyright©2008-2017 WWW.CCAAB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0212670号